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回到家里,洗了一个热水澡,初始才发现安阳的胳膊上擦破了皮,甚至还渗着一些血丝。
  “阳阳,你怎么不告诉妈妈。”
  “妈妈,我不怕疼,我长大了。”
  “以后如果受伤了,就要及时的告诉妈妈,知道吗?”
  初始的心里满满的酸涩,再一次的迷茫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这样的话,妈妈才会很好的给你拿药,不然等妈妈发现了,会被感染,就会变的更严重的。“
  “嗯,妈妈,我记住了。”
  给赵安阳擦了一些碘伏,又给安安再次确认了一下,也都只是一些小擦伤,初始才算是放了心。
  以后这么恶劣的天气,她绝对不会再出去了,确实需要挣钱,但是安全更重要。
  看着已经熟睡的两个孩子,初始的泪水再次悄悄地流下。
  此刻的她,真的觉得好难好难,难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眼前的路,是最难走的一条路,而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力量跨越过去,是否能够趟平一切,走向属于自己的胜利。
  她不知道未来怎样,但是现在,她只想哭,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两小只的体温都不正常,拿出体温计,量了一下,都发了高烧。
  初始匆匆忙忙的起床穿衣,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医院。
  给孩子拿了药,看到孩子的体温逐渐的恢复正常,初始的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等她静下心来想了一下,不仅有些苦笑,这算不算的上因小失大?
  本来是想着多挣一些钱来,结果钱没挣到,还让两个孩子跟着生了病。
  果然做事都不能太心急,只能一步一步来,不然只看到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反而到最后失去了更多。
  初始想到了自己刚刚全职在家的时候,也想着能够挣一些零花钱,分担一些。
  那时她并没有了解那么多,只是看到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刷单挣钱的广告。
  当时她确实心动了,所以掏了四百元的会费。
  本以为真的是如同朋友发的那样,但是没想到却是一场骗局,打着让你掏钱入会费的幌子,说是能够教你挣多少多少钱。
  可实际上呢,能够刷单的真的很少很少,而他们主要就是以拉人才能获得分红。
  初始只是尝试了一个星期就放弃了,而且她也劝自己的朋友,觉得这根本就是骗人的,就像传销一样,靠拉人交钱而获得分红。
  她的本意也是劝自己的朋友不要继续被骗下去,结果却被她的那个朋友给拉黑了。
  初始虽然心痛她的这份友谊,不过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也算是看开了。
  有些人注定是要离开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就当时自己人生路上遇到过的一个风景吧,过了,就算了,没有必要去强求。
  也是从那件事情里,初始才真正的明白了,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首先你要付出,才有可能会获得一些回报。
  初始想了很多很多,又再次的想到了自己今天晚上的冲动。
  所以,她这也算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想着能够如何如何,却不知道有一种情况,叫做现实。
  初始反省了一番,最后在心里告诫自己,万事急不来,一切都慢慢的来,脚踏实地,这样才有可能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想通了事情的关键,初始也就不再那么纠结了,依旧每天送着外卖,趁着有空的时候写一些自己的小说。
  而自从反省了以后,初始也不再急于求成,遇到恶劣的天气,初始便不出门,留在家里陪着两个孩子。
  遇到天气好的时候,就带上孩子一起送外卖。
  许是因为有孩子的缘故,所有人都对她很是客气,这让初始再次的感受到了生活里久违的阳光,让她觉得生活充满了意义。
  “小哥哥,麻烦给妈妈一个好评哦。”
  由最开始的胆怯,到现在的信口拈来,每次带着赵安阳的时候,初始都能收获一大波的好评,而她在送外卖这条路上也是越走越远。
  “嘁,有什么好的,送个外卖还带着自己的孩子,不就是为了博得别人的同情吗?”
  本来正在等单子的初始,听到旁边的一位女士冷嘲热讽的说道,身子一僵,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不过她一向不喜欢和人吵架,也不善于争执,索性就当做没有听见。
  只是没想到那人竟然喋喋不休,甚至还在安安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狠狠地撞了一下安安。
  初始看着摔倒在地的安安,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扶起安安,一边为她擦眼泪,一边哄着。
  “你到底想干嘛?!
  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对我说,你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
  “我什么时候欺负孩子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这没凭没据的话,你可不要乱说。”
  那人慢条斯理,一副无恐的模样。
  “我看到了,阿姨,就是你刚才故意撞到我妹妹的。”
  赵安阳听后立刻站了出来,看着那个女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明明我妹妹只是从你身边经过,去扔垃圾,是你起身撞到了妹妹。”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孩子,真是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不许你说我妈妈。”
  赵安阳一听立刻就急了,挥着小手就要打过去,不过却被一旁的初始给拉住了:
  “阳阳,妈妈怎么给你说的?
  狗咬你一口,你能咬回去吗?”
  “不能,很脏的。”
  赵安阳摇了摇头,童言童语道。
  “对啊,所以我们就不用那么生气,今天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不好?”
  “可是,她说妈妈!”
  赵安阳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乖乖的听话,她不喜欢这个阿姨,非常不喜欢,只要说妈妈坏话的人,她多不喜欢。
  “乖,没事,咱们就当别人放了一个屁,熏死我们了,所以我们离远一点儿,好不好?”
  赵安阳见初始的神情,只好点了点头。
  虽然她不太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听妈妈的,总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