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烟姐,你现在满腹的委屈,但是我又不得不想说你几句,造成你现在这样处境,也有你一定的原因。”
  白白可爱小兔兔觉得还是得扎扎烟姐的心,让她看清楚一下实际状况,以免好了伤疤忘了疼:
  “如果你一开始的态度就是强硬的,那么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人善被人欺,人都是有一定的劣性的,看到好欺负的,欺负一次,见那人不还口,就会想着欺负第二次,长此以往,被欺负的人没有反抗,而欺负的人也成了习惯。
  烟姐,其实你更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只有你自己不再懦弱,你自己站了起来,别人还能拿你怎么着?!”
  “小兔兔开始露出獠牙了。”
  侠骨柔情小淳淳直接发了一个鼓掌的表情包,其他人也随之符合,都在劝初始应该态度坚硬一些,而不是这么软弱下去。
  初始看着群里你一句我一句,虽然直言快语,很扎心,不过她还是听进去了。
  细细的想了一下,自己变成现在这样,可不都是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吗?
  “兔兔是不是说话太重了,阿烟一直没有动静。”
  臭不要脸的喜之梦发现这会儿初始没有任何的动静,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话糙理不糙,是有点儿重,不过烟姐应该能明白的吧?”
  肥而不腻的群主弱弱的说了一句。
  初始也就一晃神儿的功夫,就看到群里全是关心她的话语,连忙回复:
  刚才是我走神了,小兔兔说的很对,我确实需要反思一下自己。
  就像她说的那样,我不能只有自己的软肋而没有铠甲。
  “烟姐没事就好,刚才是真的吓我一跳,我还真的怕你想不开了。”
  白白可爱小兔兔回复了一个调皮的表情,然后才继续最开始的话题:
  “不过烟姐要是想要找份能够照顾得了孩子的工作,只怕有些艰难。
  因为现在你很缺钱,所以你只能找一份钱来的快的,不需要任何成本的。
  如果烟姐不怕苦的话,不如去送外卖吧?!
  在我这里,我也能偶尔碰到一些外卖小哥车上会带着自己的孩子。”
  “我这里也有一些写稿子能挣钱的渠道,只不过他们要求会高一些,得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改,还有可能做到最后没有任何的费用。”
  肥而不腻的群主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小兼职,连忙说道。
  “烟姐也知道,我是一个学生,所以我挣的都是些日常的零花钱。
  等会儿我收集一下,全部都发给你。”
  “谢谢,太谢谢你了。”
  “如果想要时间上稍微自由一些的话,阿烟就去应聘某宝专业正规平台的客服之类的,在家用电脑就能上班,阿烟完全可以去试试。”
  仙风道骨得得仙也出谋划策道。
  “好,我去看看。”
  初始听后立即开始了上网搜寻,等看到最低的学历都是大专的时候,初始不仅苦笑了一下。
  最低学历,她只是一个高中毕业,上哪里去大专毕业?!
  “我看了,大部分都有学历要求。”
  初始有些无奈的发了消息,此刻的她是第一次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选择退学,为什么要那么冲动的去怄气。
  “现在很多工作都是有学历要求的,除非你有丰富的经验。”
  仙风道骨得得仙说道。
  “其实如果阿烟不是太着急的话,就按部就班的来做眼前的事,把你的小说写好,多学学经验,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
  “可偏偏烟姐现在没有那样的时间。”
  肥而不腻孤鸿群主回道。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情,我大概是真的会全身心投入到这上面来的,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永远都不会有厌烦的那一天,甚至愿意为了做好它而去汲取经验。
  只是,现在,我真的等不及了。”
  初始感慨道,她想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那烟姐有没有想过把你们的房子卖掉,缓过这一阵儿,以后一切都还会有的。”
  白白可爱小兔兔说道。
  “想过,但是刚刚买的,三年之内是不能卖的。”
  初始纠结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不过,从我内心深处来说,我是真的不想卖掉房子。
  因为它是我一直向往的那个家。
  结婚这么多年,我一直随处飘零,也遭遇过被人赶出去的滋味。
  所以我内心深处一直期望有一个自己的小家,它不用太大,只要能够遮风挡雨,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仅此而已。”
  “我没有你那样的执着,大概是因为我没有经历你那样的事情,所以我个人觉得,房子并不重要,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侠骨柔情小淳淳说道。
  “也许是的吧。
  如果是以前,大概我不会这么执着于一个房子,如果房子能卖掉,我一定二话不说的就把房子卖掉,只要一家人好好的。
  现在房子没法卖掉,所以就只是做一个卖掉房子的假设,也是难受的不行。
  大概我也变了,变的注重物质,不再是当初那个有情饮水饱的天真女孩了。”
  “每个人都在变化,只要不丢失当初的那颗心就好。
  烟烟,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侠骨柔情小淳淳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人才会长大。
  烟烟,你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希望如此吧。”
  初始还是觉得有些颓败,总觉得什么事情都变的糟糕起来,而她自己也深感力不从心,甚至觉得每一刻都是煎熬。
  而在不眠的夜里,脑海中更是时不时地蹦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着是不是离开这个世界,就不用再受如此多的折磨了。
  没有寻下安定的工作,初始开始每日每夜的焦虑,甚至有时候脾气都会暴躁起来,莫名的发脾气,更是各种不安。
  “妈妈,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这么爱发脾气?”
  微红着双眼的赵安阳趴在初始的怀里轻轻地问道。
  初始的身子一僵,在看到赵安阳这赵安安俩人不安而又紧张的眼睛时,心里突然愧疚起来,她这段时间好像真的如同着了魔一样,情绪根本就控制不住,更甚至会牵连到安安和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