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妈妈,这是可乐鸡翅吗?”
  “不是,是可乐鸡腿,和可乐鸡翅一样的,你要是想吃可乐鸡翅,那妈妈下次给你做,好不好?”
  “嗯嗯,好。”
  看着俩人心满意足的吃了自己做的饭,初始心里有些惆怅还有些酸涩。
  她的手里只有两万多块钱了,临走的时候,她给赵华皓留下了一万块钱。
  对于赵华皓,她还是不放心的,虽然他现在情绪看起来平稳了一些,没有再想着去寻死,不过他的情绪却一直都是低落丧气的。
  她给赵华皓留了一万块钱,是买药看病的钱。
  一万块,足够他撑大半年了。
  来到这里,重新租了房子,一交房租就是半年的,又添置了一些东西,大大小小的花下来,几千块钱就没有了。
  前段时间,安阳就跟她吵着要吃可乐鸡翅,但是去超市里,看到鸡翅的价格,初始最后还是没有忍心,便买了相对便宜的翅根,给两个人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
  几人吃完饭,初始带着俩人又到了楼下散散步,这才回来洗漱一番睡下了。
  看着熟睡的两个孩子,初始有些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
  马上就开学了,安阳可以上学,但是安安还小,才两岁多一点儿,根本不能上学。
  她如果只是依靠稿费,是远远不能养活这个家的。
  加上每月的房贷,车贷,下来一个月就要六千多,而还有她们的日常生活开销。
  虽然现在她有了稿费,但也只是最基本的,就是一个小扑街,这对于每月要花出去的钱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第一次,初始觉得陷入了困境,没有任何的退路,而前面,更是有一座大山,让她根本都不知道该如何跨过去。
  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初始打开了手机,看到微信群里,几个人在聊天,初始想要发消息,却又不知所措。
  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没有见过面,谈论的都是一些写网文的技巧。
  偶尔会在群里面聊些话,轻轻松松,气氛甚是融洽。
  初始想要倾诉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自从嫁给赵华皓以后,她渐渐的就和曾经的朋友远离了,大概大家都是忙着自己的生活,又因为嫁的太远,所以平常根本都不联系。
  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让初始压在心里,感觉都喘不过气来,只想找个人好好的说说自己的委屈。
  而她翻遍了所有的通讯录,发现能说话的,也就只有认识的这些朋友。
  “在吗?”
  初始发了两个字,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合适,最后撤了回去,不过还是被在玩手机的群主孤鸿看到了。
  “怎么了,烟姐?”
  初始再次的纠结了一下,最后回复了一句:没事。
  这些家长里短的,对于他们这些还在上学,工作的人来说,大概是体会不到的吧?!
  而且现在自己身处一个深渊里,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自救。
  又怎么能够拿自己的这些破事来让他们扰心。
  初始说完就关掉了手机,打开电脑,码了一会儿的字,才让自己心情平复了下来。
  她现在一个人独身在外,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靠自己,不知道该向谁求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唯一她能确定下来的就是好好的码字,照顾好孩子。
  只是这些钱,远远地不够,所以她必须要找一份工作。
  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她还沉浸在买车的喜悦中,可是一转眼,车就卖了,还赔了不少的钱。
  而房子也是因为刚刚付的首付,三年之内不能卖,所以她必须承担着房贷,车贷(买车的人一次性付清了钱,还有两年的车贷需要她们自己还清。)
  如果可以,她现在真的想把房子也给卖掉,那样压力就会少上许多。
  可惜没有如果,如果永远都是一个悲伤的假命题。
  一转眼就到了安阳开学的时间,初始看着还不到两岁的安安,甚是头疼。
  每天都充满着焦虑,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直到有一天,她听别人说起了一份做物流搬运的工作,因为缺人手,所以急招人,一个小时20块钱,但是只招夜班的人。
  初始听后想了一下,就心动了,晚上她可以去上班,让两个孩子在家睡觉,白天她就能陪着安安了。
  想到这里,初始就把安安放在了一个朋友家,然后去应聘了。
  于一个只有90斤的她来说,搬运那些货物,委实太劳累了。
  第一天,给她累的,躺在床上起不来,而安安却很乖巧的没有闹她,任她睡了几个小时。
  等她醒来后,看到安安自己啃着早上的剩馒头,鼻子一酸,差点儿就哭了出来。
  艰难的起身,抱了一下安安,给她做热乎的饭去了。
  “妈妈,你吃。”
  那一刻,初始伸手抱起了安安,眼泪再也没有忍住。
  这几年发生太多的事情,一直都是一个人硬撑着,如果不是安安和阳阳,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撑下去。
  吃过午饭,初始搂着安安又休息了一会儿,一转眼就到了接安阳的时间。
  做了些饭,匆匆吃完饭,初始带着俩人玩了一会儿,就哄着俩人睡觉了。
  “安安,阳阳,一会儿妈妈要去上班,你们两个在家乖乖睡觉,好不好?”
  “不要,和妈妈一睡。”
  安安用力的摇摇头,初始刚想劝几句,就听旁边的安阳说道:
  “妹妹,姐姐陪着你,妈妈要上班挣钱,要给我们买好吃的。
  等妈妈有空了,就会陪着我们的,对不对?
  姐姐搂着你睡,好不好?”
  “嗯,我和姐姐睡。”
  初始揉了揉两个人的脑袋,又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
  “我一会儿走之前就给妹妹换上尿不湿,你要是半夜起来上厕所,我在厕所那里留的有灯,你自己勇敢一点儿,好不好?”
  想到一个才四岁,一个才两岁左右,初始的心里着实不太放心,可是为了生活,她又不得不这样做:
  “妈妈就只上六个小时的班,等到天亮了,就会回来了,到时候我送你上学。
  如果妈妈没有回来,你们醒了,你就照顾好妹妹和你,可以吗?”
  “妈妈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们的。”
  “那如果你们听到敲门声了,怎么办?”
  “我们不开门,也不说话,因为妈妈拿的有钥匙。”
  “好,那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