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系统保持沉默。
  李寻安上前踢了两脚对方的身体,还是毫无反应,狐疑道:“真给个死人让我做咨询?!我怎么做?”
  正在他纳闷之际,地上的陈永仁的眼睛却睁开了一线,看到陌生的环境,心中大为警觉,身体微微颤动,缓缓伸手向怀里伸去……
  “砰!”
  陈永仁昏迷前只看到眼前一只硕大无比的皮鞋越来越近。
  “砰!砰!”
  李寻安十分谨慎,还不放心地挥动大腿,又蓄力补了两记足球踢,目标是陈永仁的下巴……
  “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江湖人称‘钢拳铁腿口绽莲花文武双全李无敌’绝非浪得虚名,梁朝伟你还敢掏枪?”
  虽然系统说会保护咨询师不受伤害,但他还不知道是怎么个保护法,也不打算冒险尝试,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妥当。
  系统都看不过去了,提醒道:“你再踢一脚,他就真死了。”
  “死不死关我吊事儿,敢试图攻击本咨询师的绝对没好果子吃!”
  李寻安嘀嘀咕咕,两条大腿一迈,直接骑乘在陈永仁身上形成上位压制的体位,避免对方再次醒来进行攻击,同时从往陈永仁怀里掏……
  空的?
  李寻安略有费解,再往对方裤兜里翻,除了一些港币和老式的按键手机,别无他物。
  系统的语气似乎有点微妙:“他刚才可能只是想用手翻个身子站起来。”
  “走,兄弟,一看你就喝大了,咱进屋做咨询!”
  李寻安假装没听到,帮陈永仁翻个身子,然后把他拖进了门内。
  但没一会,李寻安又拿着拖布走了出来,鬼鬼祟祟地把陈永仁溅在地上的血擦干净才转身进屋,关闭了房门。
  看着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生死未卜的‘梁朝伟’,回过神的李寻安有点头大,不是为了陈永仁,而是为了自己的情绪状态……
  “躁郁症倾向越来越明显了,被害妄想症都特么诱发出来了!就我这样还特么叭叭给人做咨询呢?怕不是聊一个疯一个!”
  ……
  ……
  下午两点半。
  橙黄的沙发,昏暗的光线,一墙壁的书,窗外被窗帘笼罩风景模糊,房间里幽暗、安静,只隐约听到钟表走动的声音……
  昏迷了四个多小时的陈永仁头,疼欲裂地睁开双眼,从沙发上缓缓坐起,只看到这幅景象。
  “醒了呀?”
  嗯,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正手持书籍对着自己微笑。
  这个男人体型壮硕,五官俊朗,一头青丝渐灰的头发略显沧桑,一双眼睛略带忧郁和悲悯,看上去暗藏了世间所有悲欢故事……
  “你是谁?”
  陈永仁茫然道:“这是哪?”
  他说的是粤语,但经过系统的处理,李寻安也能做无碍交流。
  但李咨询师更在意的是对方的伤势。
  脸上的血都擦干净了,只是一点点小伤口,没问题的……
  李寻安深吸了口气,进入咨询状态,平和道:“仔细想想,它应该已经把这一切植入了你的脑海里。”
  “……”
  仔细想想?陈永仁只记得自己好像在睡觉,然后有人问自己需不要帮助,还没等他同意,就昏迷了,再次醒来已经是这里了……
  等等,陈永仁忽然觉得脑海里少了些什么东西,痛苦地捂住脑袋,低声呢喃……
  “我是谁?”
  “我叫什么来着……”
  陈永仁突然抬头,眼神迷茫:“我当时在睡觉,只记得有人问我需不需要帮助,然后就到了这。其他的事情我都忘了。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
  李寻安嘴角疯狂抽动,那个最坏的可能终于应验了,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系统?你怎么搞的!这种把来访者变成傻子的传送事故你要负全部责任!我要投诉你!热线电话呢?告诉我!”
  “和我无关。”
  系统的语气毫无波动:“是你把他踢失忆的,我正在考虑是否以后为来访者也设定一个不被咨询师伤害的规则。”
  ……
  陈永仁失忆了,真失忆了。
  但一个小时过去,李寻安经过不断和陈永仁对话、提醒,陈永仁又逐渐唤醒了记忆,至少知道自己的名字和警察职业了,但对自己近三年的卧底生涯有些模糊。
  所以更准确的说,他是暂时选择性的失忆了。
  首先,陈永仁来之前就处于极度低落、悲伤等负面情绪状态下,然后穿越了,穿越本身就是个大刺激,结果刚要清醒,头部又挨了李寻安三脚足球踢……
  这让陈永仁产生了脑震荡,因肉体和精神双重受创,身体出于保护机制,他自动遗忘了自己那段卧底生涯。记忆只停留在三年前,自己在警校训练学习的日子,那段时光虽然短暂、乏累,却充实,快乐。
  卧底的三年,都是些他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人、物。
  而陈永仁眼下失忆的这种情况,对李寻安来说也有好处,那就是不用考虑对方无法接受穿越这件事从而不配合咨询,第一时间要出去满大街乱逛证实是否穿越一事……
  失忆本身就够陈永仁懵逼了,他脑子里想不起来东西,无地可去,无人可找,只能在这屋子里待着,和自己聊天逐渐找回记忆……
  但陈永仁的失忆对李寻安来说坏处也不小。作为咨询师目的是帮助对方解开心结,结果对方挖坑填土把心结埋得更深了,显然大大不妙。
  倒也谈不上无法收拾,李寻安见过类似的来访者,他初步判断陈永仁心因性失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大脑受创导致失忆,不太可能只是忘了卧底的时光。
  通常来讲,这种失忆持续性较短,一般不超过3天,只是面对严重创伤时大脑边缘叶为了自我保护,而调动的一种类似“欺瞒”的机制活动。说穿了是自己骗自己的谎言而已,维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想起来。
  如果按照正常咨询流程,咨询师会通过催眠的手段让来访者恢复这一段记忆,然后帮助对方分析为什么这段记忆让来访者如此痛苦,促使来访者直面内心,进行接纳谅解,完善自身……
  可李寻安不打算这么做,毕竟两人第一次见面不熟悉,陈永仁又刚刚遭遇穿越、失忆两件重大事件,阻抗肯定特别严重,不会信任自己,催眠根本行不通,耗费时间又久……
  看来只能提前使出本咨询师自创的咨询流派,‘李氏观影疗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