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跟随行医护人员确认两人身体没有受伤后,艾凉和金平安坐上了回归警局的警车。
  自打金平安接受了艾凉的推论,回去的路上每有一辆车擦肩而过过,他都会下意识的留意。
  他总感觉在回去的路上,会突然出现两三辆黑色轿车,横在警车面前拦住去路,然后从窗口中伸出五六把冲锋枪,对准车子就是一通扫射。
  哪怕已经到了市区,他都没有从紧张中的幻想中缓过神来。
  这是正常现象。
  毕竟看别人被绑架和自己被绑架完全是两码事,不亲身体会一下命悬一线的感觉,是不会感受到当事人的心情。
  就好比你在看侦探剧时,抱怨侦探太蠢,线索放脸上了都看不出来,但观众是站在上帝视角,侦探本人则是在局中。
  观众很容易找到编剧刻意放出来的线索,但侦探却要从一大堆事情中慢慢筛选。
  咳咳,扯远了。
  金平安一路上湍湍不安,直到进入刑警队的接待室,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还是这里最令人安心啊。”
  金平安扑倒在沙发上,哪怕这沙发被别人,甚至是自己的屁股坐过,他也没忍住深吸一口气的冲动。
  对于三天两头被叫到刑警队调查命案的金平安来说,警队就是他半个家,他超喜欢这里。
  尤其是刚从一群劫匪手上逃脱,此时刑警队的接待室,更是给予金平安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这感觉就像密恐患者在看藤壶时,藤壶全部变成金珠一样,原本的恶心感顿时被金钱的欲望所镇压。
  开车的刑警把他俩送进接待室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现场。
  因为警方所要面对的,是四名持枪悍匪,人手自然是越多越好。
  所以现在整个支队内,除了看守武器库的警员外,只剩艾凉和金平安二人。
  金平安像是屋主招待客人一样,熟练的从柜子里拿出茶包,然后去饮水机那接了点热水,端着两杯茶走了过来。
  “老哥,跟我说说呗,你以前到底是干啥的,私家侦探?”
  看的出来,他是真把这里当自家客厅了。
  艾凉从金平安手中接过一次性杯子,然后放到桌子上。
  艾凉没有搭理他,只是掏出自己的公民卡递了过去。
  四名劫匪在收走两人手机,把两人迷晕后,并没有进行搜身,所以艾凉的公民卡得以幸存。
  他们是亡命之徒,不是什么职业特工杀手,能严格执行计划就不错了,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或许你想象中的杀手是这样的:高智商,冷着脸,逻辑推理能力和反侦察能力极强,三两下看穿别人的布局和警方的目的。
  没事就和警方斗智斗勇,无时无刻都带着b王的气息。
  实际上的杀手是这样的:不敢在一个地方久留,流窜在各个城市,住着廉价的三无出租房,偶尔去灰色场所打杂,补贴日常生活开销。
  每天去趟超市、或是出门吃顿饭都会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事迹败露。
  在收入这方面。
  有中介、业务能力强的杀手还好说,至少上头包分配,干成一票去掉抽成,剩余的钱至少可以保证一两年内吃穿不愁。
  没中介的飘子就惨的多了,能不能接到亡单全看运气,没有主业的他们,平时都是靠着打零工维生,基本上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偶尔拖欠房租被房东指着脸骂时,连嘴都不敢还。
  很多人对杀手的印象,都停留在影视作品中。
  实际上生活中的杀手大多数都是道上混的,或者被通缉的亡命之徒,属于那种没什么计划操刀子就干,很少动脑子的人。
  绝大部分单子,其实都是中介提供线索和方案,杀手只是一个严格执行命令的工具人。
  绑架金平安的就属于这种。
  像电影里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杀手,日常生活中基本看不到。
  培养那样一个人,难度不亚于培养一名特工,少说也得投入几百万的金钱和数年的时间。
  一般人或组织根本没那个精力,即使培养了,也只会带在自己身边作为贴身保镖或者影子。
  让他们出去接亡单,跟拿步枪当烧火棍用没什么区别。
  画面回到接待室。
  金平安在看到公民卡上年龄那一栏时,无声的张开的嘴巴。
  那表情再配上两声阿巴,说是老年痴呆都有人信。
  “你今年才十五?!”
  金平安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可以十五岁,我就不行?”
  艾凉看傻子似的撇了他一眼。
  “那你的侦查技巧从哪学的?”金平安继续追问道。
  “书上学的。”
  “可是你才十五怎么懂得那么多黑话……”
  “我早熟,一岁会读书写字,五岁就混黑,有什么问题吗?”
  艾凉刷着手机看都不看金平安一眼。
  “不想说就不说呗……怎么总喜欢说这种冷笑话……”
  金平安带着怨念将公民卡还给艾凉,他跟着刑警队的人学了一年多,除了了解到一些侦查手法和流氓的黑话外,基本啥都没学会。
  人家随随便便看两本书都比他强,这让金平安受到很大打击。
  “话说你是内华市的啊,是放暑假来千花玩的吗?还是说搬家了?”
  手机被劫匪扔了的金平安现在是无所事事,只能在接待室里干坐着。
  不甘寂寞的他,继续朝着艾凉搭话。
  艾凉惜字如金,一句话不肯多说,只吐露了两个字:“上学。”
  “上学……哎,今天上午你和我一样在通信银行办卡,该不会你也是千花实验中学的吧!”金平安露出惊喜的神情。
  他回忆起被绑架前的事情。
  那个大堂经理,对艾凉和对自己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所以艾凉一提上学,金平安立马就联想到了他也是来办卡的,而和通信银行合作的学校,只有实验中学。
  艾凉突然感觉这场面,好像有些似曾相识,貌似昨天也有人这么说过。
  “你也是实验中学重点班的?”艾凉沉着脸问道。
  相比较金平安的兴奋,艾凉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有这样一个事b同学,他感觉自己高中生活一定会多灾多难。
  “呀啊……我学习成绩其实不咋地,哪考得上实验中学。”
  金平安像个刚出嫁的小媳妇一样,双手交叉扭扭捏捏的,看的艾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不过,校长看中了我的名气,直接把我特招进重点班了。”
  金平安眯着眼睛摆摆手,做出一副不值一提的模样。
  虽然他表现的很谦虚,但眼神里的骄傲,几乎都要怼到艾凉脸上了。
  艾凉现在就这表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