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我和星月来到学校的时候警察已经把走廊封住了,那时候楼梯里也没有多少学生。”
  岳绮花收回手掌嘴唇贴着食指关节像是在吸手指,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一个小习惯。
  “艾凉你瞥见有人在偷偷抹眼泪,可那时候尸体已经被白布盖住了除了你跟那个女生外根本没人知道死的是谁。
  我们都是在高佳佳的父亲到场后才知道死的是高佳佳,然而那人却在警方刚封住走廊时偷偷抹眼泪,当时高佳佳父亲都还没来他为什么会知道死者是高佳佳?”
  本来是抱着听故事的态度的杨星月三人听到岳绮花这番分析后大热天顿时感到一股寒气袭来。
  “所以那个人有很大概率一开始就知道死者是高佳佳,除了两个目击证人外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所以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是凶手本人!”
  想到这点岳绮花坐不住了,撑着桌子站起来越过桌子逼近艾凉:“我说的对吗?”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三十公分,艾凉都可以感受到岳绮花温热的吐息拍打在他的脸上,还有就是岳绮花穿的T恤不算紧致,领口稍微下滑,顺着领口的缝隙往下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这让艾凉不得不移开视线。
  “啊.....咳咳。”
  岳绮花仿佛也注意到了,干咳一声重新坐了回去。
  这时候也没人在意刚刚岳绮花和艾凉两人之间的距离了,都在思索着岳绮花刚刚那句话。
  “你说的没错。”
  艾凉赞同的回答引爆了众人的恐慌。
  “艾凉!艾凉!那岂不是说凶手就是王梓!赶快去找警察说明把他抓起来啊!”
  方小小是几人中最为慌张的一个,毕竟他和王梓一个班,想到要和一个杀害同班同学的人坐在同一个教室上课她就直起鸡皮疙瘩。
  “我今天中午在刑警队已经和警方反映过这个细节了。”
  “那为什么没有把他抓起来啊!”
  马宇也有些着急,自己女朋友和疑似杀人凶手的家伙一个班能不担心吗,万一王梓察觉到事情败露想要多拉几个垫背的......马宇都不敢接着往下想。
  不过这时候最应该紧张的杨星月却表现的要比马宇和方小小淡定的多。
  “小小,马宇,警察抓人没那么简单的。”
  末了又补充一句:“抓人得要抓捕令才行。”
  “是啊,况且我说的那些都只是猜测而已有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王梓就是杀人凶手。”岳绮花吸了一口橙汁漫不经心的说道。
  两人因为家庭原因,抓人方面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有所了解。
  “可是,如果他真的是凶手......”
  “没有证据,他永远都只是犯罪嫌疑人。”
  岳绮花出声打断方小小,“如果在把他抓走之后查出真凶了呢?等他回来学校里肯定到处都是流言蜚语,这有可能毁了他的人生。
  他也可能是通过手部饰品或者别的身体特征判断出死者是高佳佳,不能因为先入为主的推论就把他当做真凶来看待。”
  “呼呼......什么嘛,吓我一跳。”
  方小小轻轻抚着贫瘠的胸口松了口气:“我差点以为王梓哭成泪人都是装出来的呢,如果是装的,他肯定是心理变态。”
  有了后面一番解释,两人的紧张顿时缓解了不少,不过方小小还是有些后怕,拿起饮料猛吸一大口,借此来平复自己的心跳。
  为了缓解严肃的气氛马宇主动转移话题打算聊点日常:“话说最后一个月你们打算请假吗?我爸妈给我找了家庭教师,我打算带着小小一起补课。”
  “也就是说最后一个月你俩不来学校了?”
  岳绮花瞥了眼这对连体情侣,“啧,独处时记得注意点。”
  “花姐!”方小小娇嗔一声把马宇的胳膊抱的更紧了,然后她反问道:“花姐你呢?”
  “我?”岳绮花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我最后一个月也懒得去学校了,反正我保送,去不去无所谓。”
  说完,岳绮花、方小小、马宇三人看向发呆的杨星月。
  “我吗?其实......”
  杨星月扭扭捏捏的看了眼艾凉,又低下头手指互相扣弄着。
  “了解了解,有艾凉在比什么家庭教师都管用。”马宇一语双关,似笑非笑的看着杨星月。
  “不是啦......其实我爸知道艾凉帮我补课......我成绩进步这么大基本全靠艾凉这件事老师也跟他说了,所以他想好好感谢艾凉就......”
  杨星月一句话憋上半天,有时候声音还特小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急的岳绮花直接接过话茬。
  “就是说杨叔想请艾凉去他们家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并想请他在最后一个月给星月当家教,有工资的那种。顺带一提我爷爷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教导星月这个榆木脑袋,在他眼里星月也是亲孙女。”
  “这不就相当岳父的考......”
  方小小刚打算发动冷场技能就被杨星月打断:“我爸只是想感谢一下艾凉一直以来的细心教导!没有别的意思!”
  慌张的语气、涨红的脸怎么看都带着欲盖弥彰的意味。
  “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儿。”
  艾凉掏出手机假意看了下时间打算逃离现场。
  去跟杨兴国见面一起吃个饭?呵呵,还是算了吧。
  方小小手疾眼快松开抱着马宇胳膊的手一把扯住艾凉:“你还没给答复呢!”
  马宇露出欣慰的表情,这丫头终于干了件人事。
  “小艾你这就要走了?好不容易多出来一天假期不如晚上一起出去玩吧。”
  马宇也从侧面挽留艾凉。
  看着杨星月期盼的目光,岳绮花时不时露出的厉色,方小小和马宇看热闹的傻笑,艾凉抬手指了指窗外:“有人找我。”
  众人纷纷朝窗户外看去,一个大热天还穿着皮夹克的青年正叼着烟向他们招手。
  “星月,替我谢谢叔叔的邀请,接下来的一个月辅导照常进行,至于吃饭和工资什么的就免了吧,有那份谢意就够了。”
  艾凉看出来今天不给个答复是很难脱身,所以直接婉言谢绝。
  “哦......”杨星月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不过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每天都能和艾凉相处,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感觉那人有点眼熟?’
  靠窗的岳绮花盯着窗外的夏启年,总感觉自己小时候好像在武馆见过这家伙。
  “怎么了花花?”
  杨星月坐回座位上发现自己的好姬友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窗外。
  “没什么,只是感觉找艾凉的那人有点眼熟。”
  杨星月顺着岳绮花的视线看过去:“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在哪看过这张脸。”
  “可能是我们还小的时候来我家武馆练过要么就是找杨叔他们商谈过一些事情。”
  艾凉和夏启年已经上了车离开,岳绮花也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
  “既然确定艾凉没事了就回家吧,这大热天的,还是家里的空调舒服。”
  出了奶茶店四人分为两组各自走向回家的路,与此同时车内。
  “你还没死心吗?”艾凉上车后第一句话就是询问夏启年。
  “说好了一起去见高富业,结果你一声不吭就撇下我去和漂亮妹妹聊天。”
  夏启年驶出一小段距离后在路边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好摊了摊双手:“来和哥说说对座那两个妹子你更喜欢哪一个?我看她俩好像都对你有意思。”
  “跟你有关系吗?”艾凉表情凝重。
  “啧啧,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我可是刚帮你解了围。我在外面跟你打了老半天招呼你理都不理我一下。
  突然就指着我明显是想利用我摆脱他们,加上刚刚被抱着的那个小姑娘还拽着你的衣角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难不成你始乱终弃?啧啧啧,越好看的男人越会骗人。”
  夏启年聊到八卦瞬间化身大侦探,分析的头头是道。
  你-这家伙的眼力劲就不能用到正经地方吗?
  艾凉冷冷的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安心,我没兴趣打听小屁孩的情情爱爱,总之我帮了你的忙,回报我一下应该不过分吧?还有之前说的依旧算数这五百块你拿好。”
  夏启年打蛇上棍,顺势缠了上来把之前的艾凉没有动的五百块重新塞进他的裤兜。
  艾凉透过后视镜看到逐渐接近的杨星月和岳绮花只好答应:“那现在就去高富业家里。”
  “现在?这个点他在家吗?”
  夏启年面露难色,按照他的猜测刚刚走完关系的高富业这会儿应该还在应酬才对。
  “那我回家了。”艾凉一言不合就要拉车门离开。
  “哎哎哎,去去去,现在就去还不成吗。”
  夏启年连忙启动汽车,防止艾凉逃离。
  一路上不管他如何挑起话题艾凉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目的地到了。
  高富业并没有像其他房地产老板那样住在豪宅别墅,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
  虽然价格也不算便宜但属于有稳定收入的家庭咬咬牙也能买的起的那种。
  跟门卫说明来意用身份证做了登记后,夏启年的车被放行,他从局里的熟人那得知了高富业的住址并了解少部分相关资料也算是有备而来。
  按下门铃,一个神色憔悴精神恍惚的中年男子打开防盗门甚至都没问门外是谁。
  “高先生您好我是......唔。”
  艾凉在高富业视角盲区抬手拧了一下夏启年的腰:“高叔叔您好,我是艾凉上午我们见过面。”
  不说还好,一说上午两个字高富业的眼睛又红了,但眼泪却怎么也流不出来,只有强烈的头痛传来。
  “......进来吧。”高富业捂着脑袋给两人让出进门的空间。
  这小子下手真狠。
  夏启年揉着腰走进房间心想道。
  客厅内充斥着二手烟的味道,沙发旁边到处都是烟灰和烟头,没有看到烟灰缸。
  除了沙发那片区域外别的地方都非常整洁干净,这些烟头应该是高富业一个上午制造的。
  高富业关上门后本来打算回到沙发上,但看了眼坐在满是烟灰的沙发上的艾凉他又去饮水机边上颤颤巍巍的接了两杯水。
  艾凉双手接过一次性纸杯:“谢谢。”
  “不,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上午的事是我不好......你别忘心里去。”高富业坐到艾凉边上抽出一根烟放到嘴边,刚打算点火又放下了。
  “我知道,我没有怪您。”
  艾凉拿过高富业手中的香烟和打火机轻轻放到茶几上,这小小的举动顿时让这个饱经风霜的中年男子嚎啕大哭,以前高佳佳劝他不要抽烟时也是这么做的。
  “唔啊啊啊......佳佳啊啊啊啊......佳佳啊......”
  他双手揪住灰白的头发哭的撕心裂肺,但眼角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悲痛的氛围伴随着烟味浸染着客厅的每一个角落。
  夏启年坐在边上不知所措,他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哭了好一会,高富业才缓过神来,不知何时艾凉握住了他苍老的大手,虽然他面无表情但高富业却能读到一丝关心。
  “......谢......谢。”高富业说话还有些抽噎:“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艾凉朝着夏启年使了个眼色。
  本来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夏启年在高富业看向他时迅速把要说的话整理了一遍。
  “高先生,我是一名赏金猎人,到这里来主要是有一些谋害你女的凶手的猜测。”夏启年恬不知耻的把今天中午艾凉对他说的话加以润色后复述了一遍。
  高富业听完后本来黯淡无光的眼眸出现了一点神色,不是恢复精神的期望而是血红色的愤怒,夏启年说完静静等待着高富业发话。
  高富业没有啃声只是示意两人起身跟着他,打开一道房门。
  一个充满少女风格的房间出现在两人面前,很显然这就是高佳佳生前的房间,桌子上还放着她的旅游照。
  “警方上午已经来过一趟了,主要带走了佳佳的手机和电脑,别的东西没怎么动。”
  高富业走到桌子前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才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照片。
  听到手机电脑都被带走后夏启年露出遗憾的神情,他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些。现在东西已经被警方带走,也只能抱着碰运气的态度在房间里找找看有没有记录着社交软件密码的本子或者日记之类的。
  搜寻一番无果后夏启年提出告辞的请求,主要还是受不了悲痛欲绝的氛围。
  两人临走前高富业从房间里拿出一万块现金递给夏启年,说是专门跑一趟辛苦费,他也没推辞直接收下。
  然而在出门的那一刻高富业叫住了艾凉:“可以稍等一下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