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那个穿着皮夹克的青年在看到艾凉身边的男刑警后立马堆出笑脸:“石队长辛苦了,这就是那个第一目击者吧?没想到是您亲自提审呢。”
  “谁把他放进来的!”
  被青年喊做石队长的男刑警顿时沉下脸吼了一句,刚刚还在跟青年说话的警员立马夹着文件准备开溜。
  “王旬!过来!”石队长哪会这么轻易放他离开,立马将他喊回来。
  “队长。”名叫王旬的刑警缩着身子硬着头皮回到几人面前,在路过青年时还狠狠的剐了他一眼。
  石队长双手环抱,如同怒目金刚:“说吧,为什么把无关人员带进刑警队!”
  “消消气,我是来提供这起案件相关线索的,所以才拜托王警官把我带过来。”
  青年笑嘻嘻的搭上石队长的肩膀。
  勾肩搭背的动作彻底激怒了石队长,他用力拍开夏启年的手怒喝道:“夏启年你给我闭嘴!你有线索?你有个屁!你不是刑警队的成员,这没你说话的份!”
  石峰的声音震耳欲聋像一头发怒的雄狮,整个刑警队都能听得见他的怒吼声。
  本来只是路过打算看热闹的刑警们顿时都低着头急匆匆跑过生怕触了霉头,在办公里的人更是头都不敢抬。
  艾凉听到夏启年这个名字后转过头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牢牢盯住他。
  “石队长,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这里还有学生呢,别吓着孩子了。”
  夏启年没有因为石队长的怒火表现出任何害怕的神色,还是那混不吝的模样,察觉到艾凉的视线后还特意指了指。
  “你!现在!立刻!马上!出去!以后谁在把夏启年放进来,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石队长用记录本指了一圈在场的警员,然后把记录本拍在桌子上愤然离去。
  “年哥,这下子你可把我害惨了,以后还不知道队长会咋折腾我。”
  王警官愁眉苦脸,眉宇间充斥着对未来工作的绝望。
  “安心安心,火气主要冲我来的,不跟我扯上关系平时他不是挺大度的嘛。”夏启年搂过王警官的肩膀,那态度跟地痞流氓似的。
  “行了行了,你赶紧出去吧,不然一会队长回来看见你还在这非扒了我的皮。”
  王警官挣脱手臂推着夏启年往出口走去。
  女刑警也带着艾凉来到门口,并询问需不需要送他回家。
  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被带到刑警队家里人不管不问,现在还让这孩子一个人回家实在太可怜了。
  “不了,我会在附近叫的士,而且警车送我回去影响也不好。”
  艾凉婉言谢绝女警员的接送服务独自离开刑警队。
  然而刚走没两步他就被刚刚的青年拦住:“同学你好,我叫夏启年是一名赏金猎人,你看这都中午了,不如我请客咱们聊聊?”
  夏启年脸上堆满灿烂的笑容,一只手还搭在艾凉肩膀上。
  在这个世界赏金猎人是每个地区都有的存在,最初是拿钱办事的雇佣兵,靠着警方对通缉犯的悬赏和接取部分私活维持生计。
  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自由联邦那边为了减少社会安全保障的开销,居然将雇佣兵合法化。
  通过罪犯打击罪犯,然后向政府换取报酬。
  没十年脑血栓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
  这一举措导致自由联邦到现在为止都是五个政体中治安最差的一个,半封建的西奥国都比它强上百倍。
  当然这一举措也有积极的一面,人们会自然而然的避免犯法,以免被自家邻居举报了拿去换钱。
  制度经过不断地优化改良,到了亚联,几乎人人都可以注册成为赏金猎人。
  注册了也没多大影响,实际上也就是多了个名头而已。
  亚联里有不少人都兼职赏金猎人。
  他们有着自己的正常工作,偶尔出差会看看出差地点是否有在逃通缉犯,通过自己的人脉向警方提供线索换取一定报酬。
  硬要说的话亚联的赏金猎人更像是上辈子线人、雇佣兵、协警三者结合的混合职业。
  里面的小角色有可能就是平时扫大街的王大爷或是卖早点的张大妈。
  注册身份后靠着偶尔听到的小道消息和警方换取一定奖励。
  只有出名的角色才会被各个地区重点标记。
  他们通常有着自己的一技之长,或是掌握着搏杀技巧战斗力极强的佣兵或是能轻松入侵企业服务器的天才黑客,属于走哪都要上报的危险人物。
  夏启年正是其中一员,此刻他站在刑警队大门口按着艾凉肩膀,这架势明显是吃定他了。
  艾凉明白他的意思,无非是高佳佳的父亲出了悬赏请人找出杀害高佳佳的凶手。
  “前面就有一家私房菜馆,去那吃?”
  夏启年见艾凉没有反抗,顺口提议道。
  说罢夏启年就拉着艾凉来到菜馆,点了四菜一汤,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里艾凉简单介绍了下自己。
  艾凉一直不说话夏启年主动打开话匣子。
  夏启年开口就是一通夸赞:“我听说,你在发现尸体的时候就看出死者死于谋杀,还说出一堆细节?眼力不错嘛。”
  “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就直说吧,没必要拐弯抹角。”
  艾凉看都没看夏启年,拿出手机跟杨星月等人报了平安,顺便和父母说一声事情已经结束了不用派律师过来。
  “哎,我在你这年纪成天就只知道在家打游戏或者跑网吧打游戏,也不好好学习,不然也不会被警校连续刷下来两三次......”
  “如果你继续说这些废话那我还是回家算了。”艾凉收起手机给自己倒了杯茶。
  “啧,现在的小鬼怎么都这么早熟......行吧,那我就直说了地产商高富业直接开出五十万悬赏寻找杀死他女儿的凶手,找到后再加五十万当做酬谢,内华市多少年没出过这种生意了,道上的人都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似的。”
  夏启年把空杯子推过去但艾凉看都不看一眼,他只好拿起茶壶自己倒上一杯掩饰尴尬。
  “还有呢?”
  艾凉可不相信高富业只搞了在赏金猎人的圈子发布悬赏这一套,唯一的血亲死了肯定还有其他动作。
  “还有的就跟我们这圈子关系不大了,听说他刚刚去找到媒体向警方施压,这明显是气疯了,找不到凶手就乱咬人。”
  夏启年吸溜了口茶水,白开水似的茶喝的他直皱眉。
  “那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艾凉听完夏启年的回答后问起他的目的。
  “想要调查他女儿的死因,至少得找到他了解具体情况。死者受害的原因到底是高富业仇家的报复还是单纯死于同龄人的纠纷,首先要把调查方向搞清楚,不然就是白瞎。”
  夏启年掏出几张纸钞放到艾凉面前。
  “要想见他至少得有一定的线索或是成果,现在想见他的人多了去,我当然是想利用你这个尸体第一目击者的身份去见高富业。不会让你白干我现在就给你五百给你见到高富业后不管结果如何再给五百。”
  夏启年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比那些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寻找凶手的人要强得多,利用艾凉的手段也跟找线人似的
  艾凉略带嘲讽的说道:“不愧是考了三次警校的男人。”
  “你小子嘴巴可真毒。”
  在他们交谈期间服务员也把菜端上桌,正当夏启年打算继续劝说艾凉开口了:“吃饭的时间不要讨论案件,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听到这里夏启年怔住了,这句话他熟悉到难忘。
  “你也有亲人是刑警?”
  “没有。”艾凉也不跟他客气给自己盛了半碗米饭后自顾自的吃起来,完全把东家撇在一旁。
  艾凉也是好胃口,换做早上那个见过尸体的女生估计一两天都吃不下饭。
  “那还真是巧了,我叔叔以前经常跟我说这句话,这句话算是刑警队里大家吃饭时默认的潜规则。”夏启年从愣神中恢复过来笑着拿起筷子。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默默解决着桌子上的饭菜。
  尤其是夏启年,他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时代和家人一起坐在桌子上吃饭,有这种感觉主要还是因为艾凉刚刚那句话。
  ......
  吃过午饭,艾凉上了夏启年的座驾,和他一同前往学校。
  没错,是学校而不是高富业家。
  这会高富业应该在到处走关系,哪有空管什么赏金猎人。
  案发还不到一天,这么短的时间能查到屁的线索,要是赏金猎人一个个都这么能干还要警察干什么。
  高富业发布悬赏只是考虑到多条路而已,主要的案情侦破主要还是得靠警方那边。
  学校这时候已经关上大门,学生们都放假回家了,透过铁栏杆整个校园看上去空荡荡的。
  从悬赏发布到现在不过短短几小时,学校周围就已经不少闲散人员,看样子都是来碰运气找线索的。
  但是很可惜,学校被警方封锁了,谁也进不去。
  “所以你让我带你来学校干嘛?不会是用东西落在教室消遣我跑路吧,还是说你就是凶手回来销毁证据的?”
  夏启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艾凉闲聊,手上却在翻阅着高富业这些年的致富经历企图从中寻找蛛丝马迹。
  “别看了,凶手应该不是高富业的商业对头。”
  艾凉打下车窗,胳膊放在窗边用手撑着脑袋看向学校大门。
  里面的挨着白手套的警察在四处游荡,勘察着每一个可疑角落。
  “哦?你怎么知道不是,别以为学了几手刑侦手段就能变成名侦探,干我们这行首先就是要收集大量信息,从里面找出案件相关的细节筛选嫌疑人。”
  夏启年嗤笑一声对于艾凉的说法不以为意,这明显是爱出风头的少年心态才会说出的话。
  “第一,如果是高富业商业对手干的事,那证明双方的利益冲突一定到了白热化阶段,但你却没有第一时间提出,而高富业也仅仅是利用媒体向警方施压证明他也没有怀疑的对象所以利益冲突这点可以排除。”
  艾凉没有回头看夏启年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盯着学校。
  “第二,如果高佳佳的死是商业对手对高富业的警告这完全不可能,高富业就这一个女儿,对她的疼爱可想而知,你会为了不激怒对手去打死对手唯一的亲人吗?这只会让高富业鱼死网破。”
  “第三,如果是陈年旧怨,完全没必要在学校杀死高佳佳,放学后学校附近到处都是学生和小吃摊,到处都是摄像头是生怕自己不会暴露吗?等到高佳佳回家或者在回家途中找个小巷子勒死不是更方便?”
  “第四,高佳佳的死亡时间差不多时放学后九点到九点半,如果是社会人士进入学校肯定会被保安要求登记,至于翻围墙进来,你应该没见过放学后学校周边的环境吧?小吃推车都把学校包围了。”
  “至于死亡地点在校外,你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一具尸体走进学校?就算半夜进来楼梯的监控也不是摆设。”
  驾驶座上的夏启年一脸懵逼的拿着手机,这时,艾凉转过身看向他开始做总结。
  “这点外人应该不清楚我们学校很多地方包括楼梯口都装有摄像头不管高佳佳是在别的地方被勒死还是在教学楼内被勒死,她的尸体既然被挂在班门口伪装成自杀那凶手肯定会暴露在监控之下,警方肯定已经调取过相关录像既然昨晚凶手现在都没确定那证明摄像头根本就没拍到或者说没有工作。”
  “大胆的猜测一下,高佳佳既然被挂在自己班门口是不是代表着凶手认识高佳佳所以才知道她在哪个班?不仅如此凶手肯定对学校附近环境也非常熟悉,因为想要关闭摄像头就需要提前到一楼的电箱那搬掉电闸。”
  “高佳佳凭什么要进入一片漆黑的教学楼,或者说在教学楼停电后一个女生会傻乎乎待在黑暗之中吗?大概率是某个熟人找她。”
  “所以说凶手大概率是学校的某个人,学生、老师、保安,这些人的可能性远超他人。”
  夏启年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他看看艾凉又看看手机,默默的把手机收了起来。